<strike id="fjfjt"><dl id="fjfjt"><ruby id="fjfjt"></ruby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fjfjt"><i id="fjfjt"></i></strike>
<ruby id="fjfjt"><dl id="fjfjt"><ruby id="fjfjt"></ruby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fjfjt"><dl id="fjfjt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fjfjt"><dl id="fjfjt"><ruby id="fjfjt"></ruby></dl></span>

400-998-0909

我國院感防控34年:非典刺激建章立制,新冠疫情將帶來什么影響

時間:2022-04-28
瀏覽量:40

27日,吉林大學第一醫院華樹成教授團隊在預印本網站medRxiv上發表文章,揭示了在醫院的空氣中存在新冠病毒,這不僅為新冠病毒的高傳播風險和感染率,提供了新的理論依據,也為醫院防控、醫護人員的防護提出了新的挑戰。

醫院作為病毒的最大集聚地,人群感染率極高。而醫院感染防控的質量直接影響到醫療效果及病人安危,也是醫院防止交叉感染的關鍵。在此情況下,醫院的感染防護一刻也不能放松。

新冠病毒肆虐,各個行業都在積極對抗。作為醫院感染的最后一道防線,感控相關企業又是如何為醫院、醫務人員“保駕護航”的呢?基于此,動脈網梳理了我國感控行業的發展史、政策環境、市場情況和產業態勢,并盤點了一批在疫情期間積極應對的感控企業。

院感防控的昔日與今朝

19世紀60年代初,英國提出設立醫院感控護士,建立醫院感染監測系統,預防、治療和控制醫院感染。不久,美國CDC效仿英國“醫院感染控制護士”方法,組織了38所醫院參加了醫院感染監測試點,進行醫院感染監測與控制。

我國感控事業起步較晚,1986年被認為是我國感控事業的歷史元年。1986年9月,第一次全國醫院感染管理研討會召開,成立了院感監控協調小組,開始了院感發病率的監測。同年11月,在原衛生部醫政司的支持下,由原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流病學微生物學研究所的王樞群教授領頭,組建了醫院感染監控系統。

中國第一批感控工作者開始將醫院感染管理作為一項系統工作去抓,中國醫院感染預防與控制事業的火車開始運行。

1989年,原衛生部將院感管理標準納入《綜合醫院評審標準》,指定在中南大學湘雅醫院建立全國醫院感染監控管理培訓基地,批準全國103所醫院參加醫院感染監控網的學習。兩年后,監測系統醫院數量擴大到134家。

1989年2月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》頒布,明確了傳染病防治工作的方針原則和各項措施,明確了公民、社會有關組織和政府有關部門在傳染病防治工作中的責任。這也成為了位階最高的感控依據。

時間來到90年代,我國成立醫院感染管理專業委員會,頒布了我國首部《醫院感染管理規范(試行)》。該規范在2000年被得到了進一步修訂和完善。2001年,國家頒布《醫院感染診斷標準(試行)》。

在這個標準中,醫務人員在醫院內發生的感染事件被納入了醫院感染的范圍。這一標準的意義在于,強調了院感防控并不僅限于保護病人的醫療安全,工作中的醫護人員的安全問題也同等重要。

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,我國感控事業從無到有,感控工作者“白手起家”,到21世紀前夕,我國已初步形成了院感監控網絡,形成了完整的架構,并完成了大量的監測工作,管理法規也在逐步建立和完善。

進入二十一世紀,我國感控事業跟上了國際大隊伍,醫院感染控制理念和方法逐步與國際接軌。2002年,我國首次提出要運用循證醫學的理念指導醫院感染監控工作。

2003年是我國感控事業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節點。非典肆虐,醫護人員感染、醫院內交叉感染事件頻發。也正是在患者救治和醫務人員的防護過程中,我國院感防控工作的短板顯露:醫護人員院感防控意識薄弱;院感部門作為一個避險部門,不產生收益,醫院對院感防控工作的重視程度不夠;醫療機構衛生問題突出等。

在此之前,雖然相關部門一直在做工作,但由于我國感控事業起步晚,對院感的認識不充分,感控事業的進展并不快。非典結束后,我國對院感防控進行“建章立制”,院感防控工作進展飛速

中南大學湘雅醫院教授吳安華認為,院感防控的重點在于傳播途徑的隔絕。在逾百場的感控培訓活動中,吳安華教授始終強調,必須要針對傳染源采取措施,而口部隔絕、手衛生是隔絕病毒的重要方法。

事實也是如此。醫務人員手衛生是預防和控制醫院感染最重要、最簡單、最有效和經濟的方法。較多研究調査發現,醫務人員手的微生物感染非常嚴重,往往成為感染性疾病的傳播媒介,直接或間接經手傳播病原菌而造成的感染占醫院感染的30.0%以上。

在非典的刺激下,衛生部醫政司領導相關部門開始著手“醫務人員手衛生規范”的立項制定。歷時五年,我國首個醫務人員手衛生規范終于問世,對醫務人員該如何“認真洗手”做出了詳細規定,希望控制高發的院內交叉感染。

2005年、2006年,上海國際醫院感染控制論壇相繼提出了兩個主題:第一是我國醫院感染監控的當務之急是做正確的事;第二是醫院感染的過程監控比結果監控更重要。

這也給了我們一些啟示:逐步建立起一套適應院內感控特點的循證醫院感染控制思維模式,制定出切實可行的指南、規范,來規范醫院感染控制的行為,才是當務之急。另外,被動防范不能解決問題,主動干預才能降低醫院感染危險風險。

2019年5月23日,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加強醫療機構感染預防與控制工作的通知》將“感控工作”納入等級醫院評審的一票否決項。

軟、硬件感控企業挖掘百億市場

醫院感控市場,主要由兩方面構成,其一是醫院感染軟件,其二是醫院感控耗材和設備。

根據國家衛健委統計數據,截至2019年11月底,全國醫療衛生機構數達101.4萬個,其中醫院有3.4萬個。 藍蜻蜓網絡CEO彭訪表示,院感信息化已經歷了長時間的鋪墊,市場正處于上升態勢,全國有逾兩萬所醫院需要接入感染軟件,但僅有四分之一的醫院接入了系統,“感控信息化領域還有很大的市場有待挖掘?!?

談到感控硬件市場,安保感控總經理賈紅偉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到,中國醫療感控市場成為繼美國和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三大市場,未來5年仍將保持20%以上的復合增長速度,預計到2025年,整體的醫療感控耗材市場用量將超過100億元。


分享:

噜噜噜老湿私人影院_免费人成视频在线观看_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齐齐_少妇18p_亚洲人妻系列